未来战场内外的人-机团队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沐俭 译

自: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

QQ图片20180816172341

 

【知远导读】本文是由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研究员米克·瑞安撰写的关于未来地面部队使用机器人、人工智能和人体机能增强技术来提高部队作战效率的研究报告,报告题为《人-机组合与未来的地面部队》。作者认为,科学技术的发展速度总是比人们预期的来得更快,在不久的将来,军队将充满机器人和自主系统。地面部队将通过人和机器人、人工智能以及人体机能增强技术组成人-机组合团队,从而极大提高部队的作战能力和后勤管理能力。

下文节选自报告第一章——势在必行:战场上和战场之外的人机结合。论文全篇约30000字,如需进一步了解请登录知远官网 http://www.knowfar.org.cn/查询。

 

继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相对和平时期之后,美国、欧洲和其世界各地的盟国发现,从新千年开始之际,他们就在整个中东地区陷入了持续的战斗和维稳行动中。这些作战行动无论在规模还是形式上都不符合在冷战时期的几十年里部队所面临的情况。部队需要在装备、战术、后勤、训练和教育等领域进行适应性调整与创新。

西方的地面部队现在同样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新的十字路口。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已基本结束,并已被规模较小的“经济型”行动所取代,以便训练本土部队。同时,在过去的20年里,军队实施作战的国际环境也正在迅速发生变化。

许多西方国家的政府和军事组织都试图弄清未来推动或影响战略与国家政策的主要趋势是什么。同样,世界各国的军队也在研究战争性质的变化,以便确定部队结构和采办政策。但未来安全环境的不确定性妨碍了对未来的精确预测。各国政府和军队必须根据当前的趋势预测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以便制定他们的计划。

加拿大、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对未来安全环境的评估包含了几个共性;对人口和城市化、地缘政治、经济、国家的作用、权力、气候和资源的扩散以及新兴和颠覆性技术的重大变化进行了预测。这不仅会影响各国的政策和战略,而且还将促使战争性质和未来地面部队的作战方式发生变化。

改变地面部队的战略动因

尽管有许多因素,但三个关键领域的变化将最有可能影响未来的地面部队,即:地缘政治、工作性质的改变以及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颠覆性影响。

地缘政治

随着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军事力量的不断增长和现代化进程,地面部队军事行动的性质可能会发生变化。这两个国家都在常规军事能力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包括对地面部队进行一系列的质量改进。对俄罗斯来说,这一投资是由其周边国家快速的军事现代化建设所推动的,而且俄罗斯也认识到,单靠强大的核力量并不能保证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对中国来说,对常规力量的持续投资是中国共产党宣称的成为强国的目标之一。

在这种环境下,为大规模地面作战做准备再次成为西方地面部队建设的当务之急。这里并没有否定地面部队应为小规模突发情况做好准备的需要。但即使是小规模冲突也会受到武器系统、传感器和网络能力的影响,类似武器系统是由俄罗斯、伊朗和中国等为大型常规部队实施的高强度作战而开发的,但也可能会被他们的代理人所使用。

工作性质

对地面部队的第二个冲击将是全球就业的重大变化。正如工业革命改变了工作的性质一样,信息时代也将导致工作和劳动力设计的巨大转变。学术界和商业智库已经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他们的共识是,全球商业只是刚刚开始感到数字化经济的潜力、大规模使用算法和自动化的影响。尽管机器人技术和“思考的机器”在商业上已经应用了一段时间,但预计在未来20年内将会加速。

这将影响到蓝领和白领的工作。制造业和高速金融交易已经受到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影响。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诸如交通、医疗、银行和建筑等行业将会出现人们被迫离开工作岗位的现象,尽管专家们对这种情况的发生速度持不同意见。

全球民用劳动力市场的这种变化最终将影响到军事人员管理模式。新技术将使士兵目前执行的许多任务自动化。正如自动化和人工智能会使民间商业领导将员工安置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一样,军队指挥官也将被迫重新思考新的全球劳动力招聘和就业机会。这很可能会推动建立新的军事人员管理模式,并反过来设计新的地面部队结构。这些,加之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人体机能增强技术,可使新的作战概念得以实现。

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人体机能增强的深远影响

当代的机器人和机器学习已经改变了社会工作的性质以及我们购物和娱乐的方式。先进的计算机技术已经改变了大众营销、仓储、民用物流和娱乐的特点。随着私营企业对这些创新的商业优势的推动,军事领域在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人体机能增强技术方面的进步将在很大程度上基于这些行业的发展。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前项目经理、丰田研究所(Toyota Research Institute)首席执行官吉尔·普拉特(Gill Pratt)认为,技术和经济发展趋势正在促成新的机器人能力的“寒武纪大爆发”。这与地球上的生命历史相类似,特别是大约五亿年前的时期,在生命形式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方面,进化的速度都显著增加。机器人的许多基本技术,如计算、数据存储和通信,一直在以指数增长的速度发展。

最近的两项技术,云机器人和深度学习,很可能会在这些早期技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普拉特将其描述为“爆炸式增长的良性循环”。云机器人可使每一个机器人从所有机器人的经验中学习,进而导致机器人能力的快速增长。深度学习算法可让机器人根据非常大的(通常是基于云计算的)训练集来学习和推广它们的关联,这些训练集通常包含数百万个例子。

目前,电子商务引领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使用方式。例如,亚马逊公司目前在物流配送中心(在亚马逊被称为“订单履行中心”),使用了大约8万个机器人。亚马逊还具备自己的机器人研发能力,即亚马逊机器人(Amazon robotics)。采矿业在多个领域都实现了自动化;挖掘和牵引车辆已装备了车辆控制器、高精度全球定位系统传感器和障碍物检测仪。它们通过复杂的负载、拖拽和转储循环来实现更安全的操作,并能与其他车辆和人员进行协作。

这只是一些商业上的经验,军队可以并且应该向其学习,从而发展出自己的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在军事支持和作战行动方面,这些技术的适用性应该是显而易见的。这并不是说地面部队随时都能将这些商业技术模式运用在军事领域。在实现自动化的所有优势之前,需要对使用这些技术的技术和军事部门进行实质性的调整。

对未来地面部队的影响

除了未来的地缘政治变化和新的全球劳动力结构方法外,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潜在应用还将推动军队变革。以下六个命题阐述了地面部队发展未来人-机组合的关键动力。

首先,人与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组合可以增强国家的军事力量。在军事能力和战略规划能力方面,机器人/人工智能的军事组合可以看作是一种力量倍增器。在一个国家中,适龄入伍的男性人数是决定其军事潜力的因素之一。通过使用大量的机器人、人体机能增强和人工智能,那些人口较少、老龄化严重和人口数量不断下降的国家就可以拥有超出其人口规模的军事力量。尽管这是一种推测,但一个技术先进、人口较少的国家利用基于人工智能的军事系统和部署大量的机器人战士来获得明显的军事优势是有可能的。

决策者和军事规划者使用人工智能来进行决策,也可能会在战略层面获得优势。人工智能可以评估大量数据,没有人类的偏见,识别人类可能无法理解的模式。尽管可能会有伦理和技术问题,但人和人工智能在战略决策中的结合将具有广泛的用途。

其次,人与机器人和人工智组合可以提高个人和团队的能力,同时减少对人的威胁。增强人的能力可以获得额外的性能提升并降低威胁。促使人类进步的科学技术正在迅速发展。与机器人的机械方法不同,人体机能提升法将从生物医学的角度来创造一个超级战士,比如使用药物和仿生学。正如有些专家所指出的,“在机器人和生物医学研究之间,我们可能会找到一个完美的未来战士,即:一部分是机器、一部分是人、在技术和我们的弱点之间取得巨大平衡的战士”。

再次,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可以支持新的作战概念。人工智能的跨学科研究领域,复杂的自适应系统和群体优化表明,在未来的冲突中有可能使用机器人集群。当传统的敌军使用更隐身的系统来实施作战时,当非国家行为者不断运用非线性和分散的方法时,覆盖更多地面的能力就变得更具挑战性。在《未来战争选集》一书中,罗伯特·斯格尔思(Robert Scales)描述的友军解决方案是,在一个作战区域内使用小型自行系统,迫使敌方移动,被探测,并被友军攻击。从制度的角度来看,新的作战概念对于建立竞争优势至关重要。这并不是说集群成为了唯一的作战方式,但它确实为联合作战中的军事指挥官提供了更多选择。

即使友军不采用集群战术,他们也必须防备敌方使用集群战术。盟军地面部队拥有数千辆车辆和直升机。高质量的四旋翼无人机目前的价格约为1000美元。因此,地面部队一架直升机的成本可以获得数万架无人机。在未来,无人机可能比现在的一些弹道导弹更便宜。地面部队应如何使用一个两栖作战任务小组来对付数百架空中爆炸无人机的攻击? 应该说,目前军队所依赖的一些主要平台和战略可能会过时,或者至少是非常脆弱的。

第四,军队可以在未来的军事行动中使用机器人作为一种伦理取向。一些机器人专家认为,致命的自主机器人可能比人类战士更可取。一个有说服力的观点是,更广泛地使用机器人有可能减少在冲突中死亡的人数。未来的自主机器人有可能在战场上表现得更“人道”,原因有很多,包括它们不需要有自我保护的本能,也不需要采取“先开枪,再问问题”的方法。机器人的判断不太可能受到恐惧或歇斯底里等情绪的影响,它们可能比人类更容易处理传入的感觉信息,而不会丢弃或扭曲它去适应先入之见。

第五,未来的敌人将会使用这些技术。这些技术对其他国家军事组织和非国家行为者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世界上有近80个国家的军队具备了无人驾驶能力或正在发展/部署这些系统。俄罗斯军事工业委员会批准的一项计划就包括,到2030年俄罗斯将有30%的作战力量由完全遥控和自主机器人平台组成。其他面临人口和安全挑战的国家可能也会设定类似的目标。尽管美国国防部已经对使用致命武力的自动和半自动系统进行了限制,但敌对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不一定会行使这种自我克制。

在2017年的摩苏尔行动中,“伊斯兰国”武装组织部署了一系列致命的无人驾驶地面车辆和飞行器。俄罗斯军队在叙利亚的行动中使用了无人地面车辆和无人机,之前他们在乌克兰也广泛使用了无人机。任何现有的伦理或法律框架,或国际反扩散框架,都不能阻止这一趋势。因为与昂贵的传统能力相比,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低成本和可获得性使它们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第六,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可以提高地面部队的企业化和支持能力。这些系统的广泛适用潜力意味着,地面部队应该采用企业化方法来使用人-机团队。人和机器人组队可以运用于训练体系,从而能腾出更多人员投入到其他作战行动中。先进的计算和分析能力很可能在人工智能战略决策团队中非常有用,可将其用于能力开发、资源配置和人才管理。认知提升对于战略司令部的决策和战场上的士兵来说可能都有用。

 

(平台编辑:黄潇潇)

2018年6月20日 10:37
浏览量:0
收藏